16年车龄六切连穿两大高原无人注册送28元区:轮陷荒原

  体育户外频道骑行-自驾第六届中国户外金犀牛奖正文

  穿越路线; 无人区穿越:西藏双湖—羌塘无人区—阿尔金山无人区—茫崖,穿越全程1100公里

   探秘雪豹:青海不冻泉—曲麻莱—治多—雁石坪—不冻泉,全程1000公里

  穿越海拔高度:羌塘无人区12天,最高宿营地五千三百多米,最低宿营地四千八百多米。阿尔金山在4200米~5100米之间。三江源腹地海拔在4200米~4900米之间。

  穿越人员:无人区穿越二人,穿越者关山飞渡,CCTV-9纪录片频道摄像师李力先生全程跟随拍摄。成功穿越无人区后,二人在格尔木分手,李力先生回北京接受新的任务,关山飞渡单人单车深入三江源腹地,寻找并拍摄野生雪豹。

  车辆负载:处于超重载状态,自负全部给养物资,包括:两名乘员,约320升汽油,五箱24瓶装矿泉水,25公斤桶装水一桶,食品两大整理箱+大米馒头蔬菜等散放食品若干;大型专业摄像机+三脚架一套,摄像设备七个箱包,摄影设备四个箱包,笔记本电脑两台;单反相机三台,120相机一套,镜头十余支,专业摄像头三个及零部件若干;备用电池若干;户外服装两大整理包,两套完整野营装备(帐篷睡袋各两套、炉头三个气罐若干、高压锅茶壶等餐饮设施若干);车用逆变电源两套、车辆备用维修零件两箱及散放若干(从行车电脑至传动轴减震器、各种油液全部包括,维修工具两套),自制锰钢地锚板一块,拖车绳两根,9000磅绞盘一台,车顶重载行李架一个,备胎一个(计划用两个,但实在没地方安置了),双电瓶;各种药品及其他物品若干。

  通讯及导航设备:铱星电话一部,天宇卫星监控系统越野竞赛版一套,两台GPS。

  平均油耗:约30升/百公里。原因:车辆重载;高海拔行驶;地形复杂,翻越山脊无数,穿越河流河床无数;穿越大型黑石滩4~5个,最长有几十公里;大面积积雪区域行驶;长时间使用高速四驱1、2挡,困难路段经常频繁用到低四档位;沼泽及冰河陷车,车辆长时间处于怠速状态,用以融化冰冻沼泽及防止排气系统河水逆灌或冰冻;配合纪录片拍摄往返跑位等等。

   2011年度是西藏丰水年,很多以往可通行的地形都被大水淹没,需重新选择新路线绕过;

   穿越车辆为16年老车,在单车无后援的情况下,需要驾驶者极度小心谨慎控制车辆;

  本次穿越,前七天出现了几次陷车,一次高海拔沼泽陷车用了两天才脱困,接近多格措入湖口横切东温河时,巨大河床的最后一道支流床基居然是流沙,陷在冰河中间,绞盘还出现了故障,在河里折腾了六个小时,河岸没有可靠的冻土层,扯豁了好几个锚坑,晚上8点45分,车才一寸一寸地上了岸。这次穿越,我自己做了一个锰钢的锚板当地锚,可以说是在自救脱困中用到了极限,经历了无数次失败,屡败屡战,所有想到的方法都用上了,都是最后关头脱困。

  遇困全部发生在羌塘无人区:多格措南部沼泽地陷车,海拔4943米,脱困用时两天,挖锚坑+自制锚板+绞盘+备胎+深挖冻土泥沼+千斤顶举升底盘+低速四驱结合离合器生崩,失败无数次后脱困;东温河冰河沦陷,自救六小时,并于河中修理绞盘故障,因河岸为松软流沙质地,没有可靠冻土层,历经失败、拉豁无数次锚坑后,于黑夜脱困;兔子沟山脊雪坑陷车,海拔5000米以上,利用火山石结合绞盘脱困,报废轮胎及轮毂各一个,高海拔换轮胎;另有两次落入冰泥水混合坑,均在一个半小时内脱困。去普若冈日冰川途中因寻找温泉,河岸泥地陷车一次,处理得当,快速脱困;巨石沟一侧山坡因积雪导致侧滑一次,车辆侧倾严重,搬运大量岩石垫高巨石缺口后脱困通过。

  本次穿越,我要谢谢我的穿越搭档力哥,在最艰苦的高海拔陷车自救过程中,力哥和我同甘共苦,全力以赴,付出了非常大的体力与心智,在向多格措横切的沼泽陷车自救中,我们曾尝试用备胎和锚板双锚点,但备胎总是从坑里飞出来,我非常冷酷地问力哥敢站在轮胎上吗,从那以后,力哥就常常站在锚板上摇摆着练他的瑜伽……回想起那些跪在坑里趴在泥里站在河里的日子,我感动地说这是一次属于两个人的穿越,尽管我曾在出发时说车严重超载,但因为力哥,这一切都是值得的。这位细腻哥拥有超级的适应能力,始终无怨无悔,整体上看,很难找到第二人了。

  在艰苦的自救脱困期间,我为力哥和我的同甘共苦而眼潮,我记得所有努力都失败后,站在羌塘的风中我们都有些疲惫不堪,我拿着一个凉馒头婉拒了力哥递过来的热水,塞着耳机听着音乐走向惟一没被绞盘拉豁的锚点,当万念俱灰的时候才是我最专注的时候,一定是细节没搞好。最后一次我们成功了,当车的前轮搭上冻土层时,我第一时间回头,向站在左后门上拼命下压配重的力哥伸出了手,力哥很绅士,快速脱下泥污的手套,我们简单地握了一下手,一切不言而喻。后轮也上了硬地,我向远处回到摄像机后面的力哥送了一个飞吻加拥抱,然后我郑重给了那两个巨大泥坑一个飞吻。那天下午羌塘的风很硬,但夕阳很美好。不过曾经许诺的脱困后的红烧肉米饭还是落空了,还是高压锅面条更适合疲惫不堪的我们。

  阿尔金留给我们的基本是烟尘,顺风过风尘口的几十公里真够一梦,面缸路,车始终被“祥云”包裹,能见度有时不到一米,经常要踩刹车。我和力哥对羌塘的穿越很满意,很立体,内容丰富,尽管进度很慢,但很值得,壮阔的风景、野生动物的狂野、甚至人文生活基本都有,还有那么丰富的陷车内容和越野穿越。在卫星上看无人区和实地穿越出入很大,尤其2011年西藏是丰水年,很多以前的车辙都直接进湖了。一路上有几个重点路段有些难度。过五泉河要向西绕几十公里。而且有些时候,车辙很乱也不靠谱。走车撤也会直接掉冰坑里,走车辙也会鬼打墙,基本上,除了一次沿着明显车辙走错28公里,其他没走什么错路。

  我想,还要感谢我们的车,一辆1995年出厂的16年的老切,我走到山西宁夏交界的时候,一个开皮卡货运的当地朋友不相信这车能从北京开700公里到那里,我们绕色林措到措折住藏族朋友家里时,他不相信这车能从北京开到西藏。但1100公里的无人区穿越,很多路段确实不太好走,很多坡起我都得换低四2甚至1,我极小心地控制着六缸切的转速,在重载的情况下,爬过那么多山,冲过那么多河,它没掉一次链子,当然,它深陷沼泽和泥地冻死在一起时,我也依然陪着它,睡在车里。为了不让它在冰河中过夜,我们用尽所有努力,让它上岸。

  本来要去沙子泉拍动物的(可能阿尔金也就这地方值得看了),但有两点因素导致没法过去,一是没备胎了,在羌塘巨石滩之前的兔子沟,走山顶拉直线时(那段走的有些躁),积雪太多,掉在5000米之上的一个雪坑里,火山岩石整废了一个轮毂和一条轮胎,用另一块火山石结合绞盘脱困,钢缆收到头才彻底脱困。之后巨石滩的雪坡侧滑也比较危险,车因为重心高,侧倾厉害,困在侧坡与巨石之间,最后堆了很多石头,用低四1才脱困。之后因为没有备胎,走的就比较小心了,不敢到处乱窜了,基本不再受诱惑,只沿着大的车路走。

  2011年11月14日下午,青海玉珠峰冰川一片沉寂,主峰在云雾中时隐时现,注册送体验金网站面对完美的冰川,面对万山之祖昆仑山,我跪在雪坡上低语,拜谢上苍!如果从10月17日从双湖进羌塘腹地开始算起,至11月13日我穿越出三江源腹地,在28天时间里,我完成了自己的计划。就像现在每拍到满意的照片一样,我觉得这都不是自己做的且和自己无关,而是老天赐予的运气好而已。所以我感谢上天、感谢高原、感谢雪山、感谢雪豹,甚至感谢羌塘那些让我陷入困境的沼泽与冰河……

更多
  • 该日志由 于2018年10月23日发表在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分类下, 你可以发表评论,并在保留原文地址 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。
  • 本文链接: 16年车龄六切连穿两大高原无人注册送28元区:轮陷荒原 | 注册送28体验金_注册送28元→【唯一官网】
  • 文章标签:
  • 版权所有: 注册送28体验金_注册送28元→【唯一官网】-转载请标明出处
  • 【上一篇】 【下一篇】

    0 Comments.